手機版 | 網站導航
首頁 > 詩歌大全 > 散文詩 > 【播音主持自備稿件85篇】播音主持自備稿件散文(共五篇)

【播音主持自備稿件85篇】播音主持自備稿件散文(共五篇)

散文詩 | 2019-12-01 | 閱讀:
【www.twkpmv.tw--散文詩】

  考生對朗誦的稿件內容要有正確的理解、真切的感受和藝術的處理。以下為大家分享的是播音主持自備稿件散文,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如果想了解更多內容,敬請關注CN公文站!

  篇一:《等待那只手》

  老頭沒睡,還在用眼睛的余光悄悄打量我。

  我知道他在等待下手的機會。我也沒睡。

  走南闖北這么多年,這一點苗頭我還是看得出來的。于是我暗自后悔:要是不貪圖那個懶覺,早20分鐘起床就能買到臥鋪票,何至于膽戰心驚地和一個老家伙這么對峙著?

  很顯然,那老頭比我還有經驗。因為剛才上車一落座,他竟然目不斜視地看著我,微笑著說:“你長得很像我兒子。”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聲,因為我穿西服、打領帶,抱著筆記本電腦,身邊還有個寸步不離的密碼箱,我就像你兒子?嘀咕完之后,我順便瞅了瞅他,灰舊夾克、兩天以上沒刮的胡楂、和他的年齡極不相稱的炯炯雙眼。

  于是我沒吭聲,連頭都沒點,假裝沒聽見。他訕訕地笑了笑說:“我3年沒見著他了,只是偶爾聽聽他的聲音。”

  我輕輕地打了個冷戰。如果我的判斷沒錯的話,這老頭是個很難纏的對手,配得上老奸巨猾這個詞。

  東奔西走,和這個行當的人打交道多了,有輸有贏。但一開始這么跟目標套近乎的,他是第一個。所以我又瞅了他一眼。我也有兩年沒跟父親照面了,雖然我也偶爾給他打打電話、寄些錢。

  我的預感沒錯,晚上車廂里的人大多都睡了,他沒有。其實即使沒有這種預感,我也不會睡著的,我早已練就了連續三晝夜不合眼也神志清醒的本領。這是經驗,也是飯碗。況且我懷里還有張支票,這是分公司這個季度的費用。寸步不離的密碼箱不過是個道具,里面是幾件換下來的內衣。我知道這老頭是看得出來的,他那一臉的滄桑就是證明。所以我能做的,只有保持清醒和謹慎,然后,靜靜地等待那只手。

  我躲在外套里觀察他。硬座車廂的空調像是從里往外倒抽熱氣似的。我一直緊繃著肌肉,豎起來的汗毛蹭著毛衣,身上癢癢的。時間久了,牙齒還開始打起架來,不知是真冷還是因為我太緊張。

  他一直看著窗外,車窗外面黑燈瞎火,虧他有這份耐心。于是我有些恍惚,沖著他這份鎮定勁兒,到底我和他哪個是獵手,哪個是獵物呢?

  他動手了。他用右手理了理頭發,那煙灰色的頭發其實不亂。我觀察過他那只右手,中指和食指幾乎一般長,白皙瘦削,皺紋少得和他的年齡一點兒也不相符。他的骨節很小,中指第一個關節處還有淡黃的煙熏色,看起來很是精致。

  那只手有點小心翼翼,終于還是猶疑著探了過來,越過我頭頂的時候帶過一道陰影,讓我有些窒息。不過我卻沒看出預想中的那種高明的熟練,這讓我竊喜著,在腦海里虛構著人贓俱獲的畫面。

  蓋在身上的外套一緊,從脖子那兒往里灌的冷風忽然就沒了,我覺得像是突然鉆進了被人暖好的被窩,驚訝得讓我努力睜大了雙眼,可是外套領子遮住了我的視線。老頭在我頭頂上方發出一聲細微的嘆息:“唉,一個人在外面勞苦奔波的,不容易。”

  我趕緊閉上了眼,用了很大力氣,生怕我眼里也有他那樣的淚光。不知怎么的,我忽然特別希望那只手能停一停,拍我兩下。

  篇二:《當愛成為習慣》

  父親病逝,家里欠下一大筆債務。辦完后事,18歲的我就南下打工,進了一家大型汽車修理公司。帶我的師傅姓史,50多歲,他有兩個嗜好:一是沒事就用指甲刀挫指甲,二是愛替別人洗衣服。

  兩個月后,我將攢下的1000元錢匯給母親后,突然想到該給她寫封信,就在辦公室隨便找了張包裝紙寫起來。忽然,史師傅敲敲桌子,說:“你明明在這里干著又臟又累的活,為什么說你的工作很輕松?”我紅著臉說不想讓母親為我擔心。師傅點點頭說:“游子在外,報喜不報憂,你做得很好,可用這么臟的紙給母親寫信,她會相信你的工作輕松嗎?”

  史師傅看著窗外,緩緩地說:“我很小就沒了父親,20歲那年母親得了偏癱,腰部以下都不能活動。我帶著母親四處求醫問藥,來到這里找了份活干。那時,我比你們辛苦得多。領第一筆薪水那天,我買了好多母親愛吃的食品回家。我給她遞上削好的蘋果,她拉住我的手說:“給媽說實話,你到底做什么工作?你的手那么黑,而且指甲縫里全是黑糊糊的機油,你干的活肯定又臟又累,你騙不了媽。你再也不要花那些冤枉錢了,我的腿是治不好的。”說完就落下淚來。她還說我若不辭去現在的工作,她就絕食!無奈,找借故給她洗衣服從屋里逃了出來。洗完衣服,我驚奇地發現我的斗是那么白,頓時我有了主意,同意辭去現在的工作,母親笑了。第二天我依舊來這里干活,只是下班后要先清理自己的指甲,然后把同事的工作服洗了才回家。洗的衣服越多手越白,母親檢查我的手時一點都沒發覺,而為了拿到相對多一點的薪水給母親治病,我一直在這家效益不錯的公司呆到現在。”

  史師傅說完從他抽屜里拿了一沓信箋給我,最后,我在那潔白的紙上寫下:“親愛的媽媽,我在這里一切都好,工作也很輕松……”

  篇三:《不要閉上眼睛》

  20XX年7月21日凌晨四點半左右,一輛滿載著陶制瓦片的卡車撞進南京下關區上元門的三間民房里。頃刻間,瓦礫四濺、房屋倒塌,卡車內的幾個人當場死亡,房屋里也埋下了五個人。

  由于是凌晨時分,大多數人都在睡夢中,慘禍發生后,被驚醒的為數不多的附近居民面對慘禍束手無策。在等待救助人員到達期間,人們發現在倒塌的房屋廢墟里,有一個人頭露在外面,身子埋在廢墟里。也許是因為失血過多,他的呼吸越來越微弱,眼睛也睜不開了。這時候,一個男青年喊道:“不要閉上眼睛!要堅強,你可以和我說說話,但千萬不要閉上眼睛。”那個被埋者的眼睛睜開了,眼神中隱藏著一絲恐懼和一絲謝意。男青年和那個被埋著的人說著話,問他:你今年多大了?在哪里工作啊?做什么工作啊?

  可沒過多久,被埋的人又一次閉上眼睛,那個男青年又一次喊道:“不要閉上眼睛!睜開你的眼睛!”可被埋的人似乎沒有聽到.一點反應也沒有。喊話的男青年找來了醫生,被埋者輸入了氧氣后,眼睛再一次睜開了……

  救援人員終于趕到了,被埋的男子被送往醫院搶救。有人問喊話的年輕男子和被埋者是什么關系,喊話的男青年說道:“我不認識他,我開出租車路過這里。”

  素不相識,毫無血緣關系,他的呼喊只因為對生命的珍愛和愛的奉獻。那場災難中有七個人喪生。然而,那個年輕的出租車司機的喊聲卻響徹那個清晨,響徹南京,成為那座城市最動聽的聲音之一。

  篇四:《鐘聲》

  除夕之夜,悠悠的鐘聲響徹中國大地,這是怎樣的鐘聲啊?洪亮而純粹、博大而精深。它發自歲月的心臟,悠悠揚揚,震撼大地,氣吞山河。而新的一年就在這富有號召力的旋律中拉開了帷幕。

  這悠悠的鐘聲曾在商周祭天的天壇上響起,曾在楓橋夜泊的游子耳畔響起,曾在沙場點兵的將帥心中響起,如今又年復一年地震蕩在中國大地上。幾千年來音韻裊裊。

  你聽懂它發出的召喚了嗎?它在說歲月流逝,腳步匆匆,每一個人在逝去的韶光前,要無怨無悔,那韻律像激越的鼓聲,催人邁向新的征途。

  你聽懂它的嘆息了嗎?它長嘆世上某些人的貪得無厭,它嘆息某些人庸庸碌碌,它嗟嘆有些人的膽小懦弱,它怨嘆有些人的虛擲光陰……

  你聽懂它的勸誡了嗎?它規勸人要努力奮斗,它告誡人要胸襟寬闊,目光遠大,志存高遠。

  篇五:《我是你們的孩子》

  12歲的女孩,獨自去陌生的城市上中學。

  父母是軍人,到處有戰友,臨走讓女兒隨身帶一封信,拜會居住在那個城市的老戰友夫婦。父母的本意是,萬一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們幫忙。畢竟那是40年前,連電話都沒有的。

  老戰友夫婦都50多歲了,比女孩父母年齡還大些,沒有生育,女孩文靜懂禮貌,讓他們喜歡得不得了。

  可是后來發生的事,令女孩及父母都始料未及。

  周末下課,伯伯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伯母則在家里張羅一桌豐盛的飯菜。

  學校伙食簡單,女孩的確是有點餓,埋頭吃了半碗飯,一抬頭驚呆了,二老都不吃,光看著自己吃,仿佛看她吃的味道,比他們自己吃還要好。

  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有這么一份濃濃的親情,一次兩次,女孩很感動,可每個周末都這樣,受不了。她有時故意在教室磨蹭很久才出來,伯伯還站在馬路對面的路燈下面,幾十年后她回想起來說,像是在等一個前世的情人。

  后來說好不去吃了,他們就做好送來。一個罐子,包在棉襖里,送到女孩宿舍,看著女孩打開,伯伯說,趁熱吃,啊。非要看著她吃上幾口,才肯離開。

  國慶節放假,伯伯說帶她去看戲,看到精彩處,卻聽到鼾聲,一回頭,伯伯已經睡著了。他根本不愛看戲,只是想帶她看。

  女孩偶爾也去看二老,吃完飯想幫著洗碗,不可能,他倆只希望她坐著看書,吃水果,有一次伯伯竟然試探地說:我可以給你洗一下腳不?

  女孩笑著說為什么呀,我給你們洗腳還差不多。伯伯難為情地說:哎呀,可惜你已經大了,要是再小一點,我就可以給你洗腳了。有一絲辛酸。

  三年很快過去,女孩要離開了,老夫婦竟然雙雙病倒,生離死別一樣。伯伯還住了院。

  她是個好心的女孩,臨走時特意去醫院,對伯伯許諾:我會寫信的,我會來看你們的。

  很多年后女孩自己做了母親,才明白這對無子夫婦心底的憂傷。她從醫,照料他們晚年病痛中的生活,直到生命終點。她說,我在自己父母那里,從未得到過如此細膩到極致、愛到不知所措的感受,我一定是他們前世的孩子吧。

  她在兩位老人的墓碑上刻下這樣一行字:我是你們的孩子。雖然她從未對他們喊出過一聲爸爸媽媽。

本文來源:http://www.twkpmv.tw/shige/616335/

推薦內容

推薦閱讀

散文詩熱門文章

平码二中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