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網站導航
首頁 > 知識文庫 > [萬乘之王]萬乘之王8篇

[萬乘之王]萬乘之王8篇

知識文庫 | 2018-10-18 | 閱讀:
【www.twkpmv.tw--知識文庫】

萬乘之王篇1:《孟子·梁惠王下》原文翻譯及閱讀答案


原文

孟子見齊宣王曰:“所謂故國者,非謂有喬木之謂也,有世臣之謂也。王無親臣矣。昔者所進,今日不知其亡也。”王曰:“吾何以識其不才而舍之?”曰:“國君任賢,如不得人,將使卑逾尊,疏逾戚,可不慎與?左右皆曰賢,未可也;諸大夫皆曰賢,未可也;國人皆曰賢,然后察之,見賢焉,然后用之。左右皆曰不可,勿聽;諸大夫皆曰不可,勿聽;國人皆曰不可,然后察之,見不可焉,然后去之。左右皆曰可殺,勿聽;諸大夫皆曰可殺,勿聽;國人皆曰可殺,然后察之,見可殺焉,然后殺之。故曰國人殺之也。如此,然后可以為民父母。”

齊宣王問曰:“湯放桀,武王伐紂,有諸?”孟子對曰:“于傳有之。” 曰:“臣弒其君可乎?”
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齊人伐燕,勝之。宣王問曰:“或謂寡人勿取,或謂寡人取之。以萬乘之國,伐萬乘之國,五旬而舉之。人力不至于此,不取,必有天殃。取之,何如?”孟子對曰:“取之而燕民悅,則取之。古之人有行之者,武王是也。取之而燕民不悅,則勿取。古之人有行之者,文王是也。以萬乘之國伐萬乘之國,簞食壺漿,以迎王師,豈有他哉?避水火也。”

齊人將取燕,諸侯謀救之。宣王曰:“諸侯多謀伐寡人者,何以待之?”孟子對曰:“臣聞以七十里為政于天下者,湯是也。未聞以千里畏人者也。書曰:‘湯一征,自葛①始。’天下信之,東面而征,西夷怨,南面而征,北狄怨。曰:‘奚為后我?’民望之若大旱之望云霓也。使市者不止,耕者不變,誅其君而吊其民,若時雨降,民大悅。書曰:‘后來其蘇。’今燕虐其民,王往而征之,民以為將拯己于水火之中也,簞食壺漿以迎王師。若殺其父兄,系累其子弟,毀其宗廟,遷其重器,如之何其可也。天下固畏齊之強也,今又倍地而不行仁政,是動天下之兵也。王速出令,反其旄倪②,止其重器,謀于燕眾,置君而后去之,則猶可及止也。”

(節選自《孟子·梁惠王下》有刪改)

詞語注釋:

①葛:遠古時期的部落名。

②旄倪(máo ní):指被俘虜的老人和幼兒。

參考譯文:

孟子謁見齊宣王,說:“所謂故國,不是說國中要有高大的樹木,而是說要有世代(與國家休戚與共)的臣子。現在大王沒有親信的臣子了。過去任用的人,現在不知到哪里去了。”宣王說:“我用什么方法才能識別哪些人沒有才干而罷免他們呢?
”孟子說:“國君任用人才,如果得不到合適的人選,將會使地位低的超過地位高的,關系遠的超過關系近的,(對此)能不慎重嗎?左右侍臣都說好,不行;大夫們都說好,也不行;全國的人都說好,這才去考察他,見他確實是好,這才任用他。左右侍臣都說不行,不要聽信;大夫們都說不行,也不要聽信;全國的人都說不行,這才考察他,見他確實不行,這才罷免他。左右侍臣都說可殺,不要聽信;大夫們都說可殺,也不要聽信;全國的人都說可殺,這才考察他,見他確實可殺,這才殺掉他。所以說,是全國的人殺掉他的。像這樣,才可以算是百姓的父母。”

齊宣王問道:“商湯流放夏桀,武王討伐商紂,有這些事嗎?”孟子回答道:“文獻上有這樣的記載。”宣王問:“巨子殺他的君主,可以嗎?”孟子說:“敗壞仁德的人叫賊,敗壞信義的人叫殘,殘和賊這樣的人叫獨裁者。我只聽說殺了獨裁者紂罷了,沒聽說臣殺君啊”。

齊國攻打燕園,戰勝了燕國。齊宣王問道:“有人勸我不要兼并燕國,有人勸我兼并燕國。以一個擁有萬輛兵車的國家去攻打另一個擁有萬輛兵車的國家,五十天就攻克了它,光憑人力是做不到的。不兼并它,必定會有上天降下的災禍。兼并它,怎么樣?”孟子回答說:“兼并了,燕國人民高興,那就兼并它。古代有這么做的人,武王就是。兼并了,燕國人民不高興,那就不要兼并。古代也有這么做過的人,文王就是。以擁有萬輛兵車的國家去攻打另一個擁有萬輛兵車的國家,百姓用簞裝著飯食、用壺盛著漿湯來迎接大王的軍隊,難道有別的原因嗎?只是想擺脫水深火熱的處境罷了。”

齊國人要兼并燕國。別的諸侯國謀劃援救它。宣王說:“很多諸侯謀劃來討伐我,(我)用什么方法對付他們呢?”孟子回答道:“我聽說過憑方圓七十里的地方就治理了天下的人,商湯就是這樣。沒有聽說憑著方圓千里的土地還怕別人的。《尚書》上說:‘商湯的征伐,從葛開始。’這時,天下的人都信任商湯,他向東征伐,西邊的少數民族就埋怨,向南征伐,北邊的少數民族就埋怨,(他們埋怨)說:‘為什么(不先征伐我們這里,而要)后征伐我們(這里)呢?’人民盼望他,如同大旱時節盼望云彩一樣。(湯的軍隊每到一地,)讓經商的照常做買賣,種田的照常干農活,殺了那里的暴君,慰問那里的百姓,像是及時雨從天而降,百姓非常高興。《尚書》上又說:‘君王來了,我們就得到新生。’現在,燕王虐待他的百姓,大王去征伐它,百姓都以為會把他們從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
(所以)用簞裝著飯食、用壺盛著漿湯來迎接大王的軍隊。如果您殺戮他們的父兄,囚禁他們的子弟,毀壞他們的宗廟,搬走他們國家的寶器,像這樣怎么行呢?天下本來就畏忌齊國的強大,現在齊國擴大了一倍的土地卻不施行仁政,這就使得天下的諸侯要出兵攻打您了。大王趕快發布命令,把被俘的老人孩子遣送回去,停止搬運燕國的寶器,同燕國百姓商量,選立一個新國君,然后撤離燕國。那么還來得及阻止(各國動兵)。”

考試題目:

9.對下列句子中加點詞的解釋,不正確的一項是

A.湯放桀,武王伐紂 放:釋放

B.賊仁者謂之賊 賊:戕害

C.五旬而舉之 舉:攻克

D.誅其君而吊其民 吊:慰問

10.下列各組句子中,加點詞的意義和用法相同的一組是

A.今日不知其亡也 B.吾何以識其不才而舍之

吾其還也 久之,能以足音辨認

C. 武王伐紂,有諸 D.今又倍地而不行仁政

投諸渤海之尾,隱土之北 勞苦而功高如此

11.以下六句話分別編為四組,全部直接體現孟子“民本”思想的一組是

①所謂故國者,非謂有喬木之謂也

②國人皆曰賢,然后察之,見賢焉,然后用之

③人力不至于此,不取,必有天殃

④以七十里為政于天下

⑤使市者不止,耕者不變

⑥謀于燕眾,置君而后去之

A.①③⑤ B.③④⑥ C.①②④ D.②⑤⑥

12.對原文有關內容的理解和分析,下列表述不正確的一項是

A.孟子認為一國之君要辨識沒有才干的臣子并罷免他們,不能僅僅聽身邊之人和 諸大夫的意見,還要傾聽百姓的聲音。

B.孟子說“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表明孟子主張施行仁政,以民為本。國君如果倒行逆施,就是老百姓的敵人。

C.戰爭勝利后,齊宣王想吞并燕國的土地,孟子認為需要看燕國的百姓是否愿意,如果兼并了,燕國百姓不高興,那就不要兼并。

D.《尚書》記載,商湯最先征伐葛的時候,天下的人都信任商湯,但后來卻因不公平造成了怨聲載道的局面。

13.把文言文閱讀材料中加橫線的句子翻譯成現代漢語。(10分)

(1)國君任賢,如不得人,將使卑逾尊,疏逾戚,可不慎與?(4分)。

(2)諸侯多謀伐寡人者,何以待之?(3分)

(3)民以為將拯己于水火之中也,簞食壺漿以迎王師。(3分)

參考答案:

9.A(放,流放,放逐。)

10.B(介詞,憑。A代詞,他;語氣詞,表商量語氣,相當于“還是”。C兼詞。“之乎”;兼詞,“之于”。D連詞,表轉折;連詞,表并列)

11.D(①是對何謂故國的評論。③是齊宣王想假托順應天意而吞并燕國的表現。④是表述商湯如何統一天下的)

12.D(“造成了怨聲載道的局面”,錯誤。原文的“怨”,是后被征伐的百姓抱怨不先征伐自己的國家,而先被征伐的的國家的百姓是高興的,沒有抱怨)

13.(1)國君任用賢才,如果得不到合適的人才,將會使地位低的超過地位高的,關系遠的超過關系近的,(對此)能不慎重嗎?(
“任”“逾”“戚”“慎”各1分)

(2)很多諸侯謀劃討伐我,(我)用什么辦法來對付他們呢?( “謀” “以”和句式 各1分)

(3)百姓都以為會把他們從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所以)用簞裝著飯食、用壺盛著漿湯來迎接大王的軍隊。(“以為”、“簞”與“壺”名詞作動詞、“師”各1分)

(句意不通順,酌情扣分)

萬乘之王篇2:春申君列傳

張鳳嶺 譯注
【說明】本篇是戰國末期楚相春申君黃歇的專傳。春申君是楚國貴族,招攬門客三千余人,為“戰國四公子”之一。曾以辯才出使秦國,并上書秦王言秦楚宜相善。時楚太子完入質于秦,被扣留,春申君以命相抵設計將太子送回,隨后亦歸楚,任為楚相。曾率兵救趙,又率六國諸侯軍攻秦,敗歸。后因貪圖富貴中李園圈套被謀殺。對于春申君其人,司馬遷作了大體公允的評述:“春申君之說秦昭王,及出身遣楚太子歸,何其智之明也!后制于李園,旄矣。”春申君“以身徇君”(《太史公自序》)是對暴秦以強凌弱的一種抗爭,一定程度上維護了楚國的利益,是值得稱道的明智之舉。但綜觀他的一生所作所為,惟系于“富貴”二字,即如他“招致賓客,以相傾奪”,無非是把賓客當作顯示富貴的擺設而已,讓賓客“躡珠履”與趙使競豪奢即為一例。因此,他不可能得到賢才,即使有朱英那樣的人也只能“恐禍及身”遠離而去。他最后落得悲慘下場,正如鐘惺所言“富貴到手,器滿志昏”,具有必然性。至于他的上秦王書,不過是嫁禍于人,求得茍安罷了。從長遠的觀點看,它等于是獻給秦王滅楚的大計,實在不算“明智”。明凌稚隆說:“按此傳前敘春申君以智能安楚,而就封于吳,后敘春申君以奸謀盜楚,而身死棘門,為天下笑。模寫情事,春申君殆兩截人。”(《史記評林》)從行文看,本傳可以春申君任相前后分為兩個時期,前期重點寫其“智”,后期重點寫其“昏”,并各選擇一件事情作具體的描述,兩件事情又都有首有尾,象是獨立成篇的生動故事,而前后兩期又形成鮮明的對比,從而突出了春申君由明智而昏聵的性格變化,給人以完整而明晰的印象。
春申君是楚國人,名叫歇,姓黃。曾周游各地從師學習,知識淵博,奉事楚頃襄王。頃襄王認為黃歇有口才,讓他出使秦國。當時秦昭王派白起進攻韓、魏兩國聯軍,在華陽戰敗了他們,捕獲了魏國將領芒卯,韓、魏兩國向秦國臣服并事奉秦國。秦昭王已命令白起同韓國、魏國一起進攻楚國,但還沒出發,這時楚王派黃歇恰巧來到秦國,聽到了秦國的這個計劃。在這個時候,秦國已經占領了楚國大片領土,因為在這以前秦王曾派白起攻打楚國,奪取了巫郡、黔中郡,攻占了鄢城郢都,向東直打到竟陵,楚頃襄王只好把都城向東遷到陳縣。黃歇見到楚懷王被秦國引誘去那里訪問,結果上當受騙,扣留并死在秦國。頃襄王是楚懷王的兒子,秦國根本不把他看在眼里,恐怕一旦發兵就會滅掉楚國。黃歇就上書勸說秦王道:天下的諸侯沒有誰比秦、楚兩國更強大的。現在聽說大王要征討楚國,這就如同兩個猛虎互相搏斗。兩虎相斗而劣狗趁機得到好處,不如與楚國親善。請允許我陳述自己的看法:我聽說事物發展到頂點就必定走向反面,冬季與夏季的變化就是這樣;事物積累到極高處就會危險,堆疊棋子就是這樣。現在秦國的土地,占著天下西、北兩方邊地,這是從有人類以來,即使天子的領地也不曾有過的。可是從先帝文王、莊王以及大王自身,三代不忘使秦國土地同齊國連接起來,借以切斷各國合縱結盟的關鍵部位。現在大王派盛橋到韓國駐守任職,盛橋把韓國的土地并入秦國,這是不動一兵一卒,不施展武力,而得到百里土地的好辦法。大王可以說是有才能了。大王又發兵進攻魏國,堵塞了魏國都城大梁的出入通路,攻取河內,拿下燕、酸棗、虛、桃等地,進而攻入邢地,魏國軍隊如風吹白云四處逃散而不敢彼此相救。大王的功績也算夠多了。大王停止征戰休整部隊,兩年之后再次發兵;又奪取了蒲、衍、首、垣等地,進而兵臨仁、平丘,黃、濟陽則退縮自守,結果魏國屈服降秦;大王又割取了濮

萬乘之王篇3:文化經典閱讀(6分)“齊人伐燕,勝之”閱讀答案附譯文

文化經典閱讀(6分)
7.閱讀下面的《孟子》選段,回答問題。(6分)
齊人伐燕,勝之。宣王問曰:“或謂寡人勿取,或謂寡人取之。以萬乘之國伐萬乘之國,五旬而舉之,人力不至于此。不取,必有天殃。取之,何如?”
孟子對曰:“取之而燕民悅,則取之。古之人有行之者,武王是也。取之而燕民不悅,則勿取。古之人有行之者,文王是也。以萬乘之國伐萬乘之國,簞食壺漿,以迎王師。豈有他哉?避水火也。如水益深,如火益熱,亦運…而已矣。”
[注]①運:轉。
(1)下列各項是對上面選段內容的理解,不正確的一項是( )(3分)
A.從選段看,孟子是反對攻伐燕國的,他認為會造成“水益深,火益熱”的后果。
B.“簞食壺漿,以迎王師”說的是被攻伐的國家的百姓歡迎犒勞前來的仁義之師。
C.孟子以為是否攻打燕國應該看燕國人民的態度,做事情要尊重人民意愿的思想。
D.文中舉周武王和周文王的做法,是為了闡明自己的觀點,從而回答宣王的問題。
(2)結合下面選段,簡要分析孔子和孟子的戰爭觀有何異同?請簡要分析。(3分)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 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論語·顏淵》)
參考答案及解析:
7。(1)A(孟子并不反對,而是認為應尊重人民意愿的思想。如果不能使百姓“避水火”反而“水益深,火益熱”,就會造成老百姓流離失所。)
(2)示例:孔子和孟子戰爭觀的立論基礎是以“民本”為核心的“仁政”原則(1分)。不同:孔子希望用“仁義”代替戰爭,“足食”、“足兵”和“民信”,三件為政大事,孔子毫不猶豫地主張 “去兵”,其對戰爭暴力的警惕和不認同態度于此可見(1分);孟子認為進行戰爭的起點和支點是“仁政”,只要符合老百姓的意愿,使百姓遠“避水火”,就可以攻伐(1分)。(從其他角度解釋,言之成理亦可)
[參考譯文]
齊國人攻打燕國,大獲全勝。齊宣王問道:“有人勸我不要占領燕國,,有人又勸我占領它。我覺得,以一個擁有萬輛兵車的大國去攻打一個同樣擁有萬輛兵車的大國,只用了五十天就打下來了,光憑人力是做不到的呀。如果我們不占領它,一定會遭到天災吧。占領它,怎么樣?”
孟子回答說:“占領它而使燕國的老百姓高興,那就占領它。古人有這樣做的,周武王便是。占領它而使燕國的老百姓不高興,那就不要占領它。古人有這樣做的,周文王便是。以齊國這樣一個擁有萬輛兵車的大國去攻打燕國這樣一個同樣擁有萬輛兵車的大國,燕國的老百姓卻用飯筐裝著飯,用酒壺盛著酒漿來歡迎大王您的軍隊,難道有別的什么原因嗎?不過是想擺脫他們那水深火熱的日子罷了。如果您讓他們的水更深,火更熱,那他們也就會轉而去求其他的出路了。”

萬乘之王篇4:《子貢傳》閱讀答案及譯文

子貢傳
端木賜,衛人,字予貢。利口巧辭。田常欲作亂于齊,憚高、國、鮑、晏①,故移其兵欲以伐魯。孔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夫魯,父母之國,國危如此,二三子何為莫出?”子貢請行,孔子許之。至齊,說田常曰:“臣聞之,憂在內者攻強,憂在外者攻弱。今君憂在內,魯弱吳強,不如伐吳。伐吳不勝,民人外死,大臣內空,是君上無強臣之敵,下無民人之過,孤主制齊者唯君也。”田常曰:“吾兵業已加魯矣,奈何?”子貢曰:“臣請往使吳王,令之救魯而伐齊,君因以兵迎之。”子貢南見吳王,說曰:“今以萬乘之齊而私千乘之魯,與吳爭強,竊為王危之。且夫救魯,名存亡魯,實困強齊也。”吳王曰:“吾嘗與越戰,越王苦身養士,有報我心。子待我伐越而聽子。”子貢曰:“越之勁不過魯,吳之強不過齊,王置齊而伐越,則齊已平魯矣。夫伐小越而畏強齊,非勇也。夫勇者不避難,智者不失時。今存越示諸侯以仁,救魯伐齊,威加晉國,諸侯必相率而朝吳,霸業成矣。且王必惡越,臣請東見越王,令出兵以從,此實空越,名從諸侯以伐也。”吳王大說,乃使子貢之越。越王除道郊迎。子貢曰:“今者吾說吳王以救魯伐齊,其志欲之而畏越,曰‘待我伐越乃可’。如此,破越必矣。且有報人之志,使人知之,殆也。”勾踐頓首再拜,遂問子貢。子貢曰:“吳王為人猛暴,子胥以諫死,太宰

萬乘之王篇5:戰國策·中山策


魏文侯欲殘中山

原文:魏文侯欲殘中山。常莊談謂趙襄子曰:“魏并中山,必無趙矣。公何不請公子傾以為正妻,因封之中山,是中山復立也。”

譯文:魏文侯想要滅掉中山國。趙臣常莊談對趙襄子說:“魏國吞并了中山,趙國必將滅亡。您為何不請求娶魏文侯的女兒公子傾為王后,并把她封在中山,這樣還可以繼續存在。”


犀首立五王

原文:犀首立五王,而中山后持。齊謂趙、魏曰:“寡人羞與中山并為主,愿與大國伐之,以廢其王。”中山聞之,大恐。召張登而告之曰:“寡人且王,齊謂趙、魏曰,羞與寡人并為王,而欲伐寡人。恐亡其國,不在索王。非子莫能吾救。”登對曰:“君為臣多車重幣,臣請見田嬰。”中山之君遣之齊。見嬰子曰:“臣聞君欲廢中山之王,將與趙、魏伐之,過矣。以中山之小,而三國伐之,中山雖益廢王,猶且聽也。且中山恐,必為趙、魏廢其王而務附焉。是君為趙、魏驅羊也,非齊之利也。豈若中山廢其王而事齊哉?”

田嬰曰:“奈何?”張登曰:“今君召中山,與之遇而許之王,中山必喜而絕趙、魏。趙、魏怒而攻中山,中山急而為君難其王,則中山必恐,為君廢王事齊。彼患亡其國,是君廢其王而亡其國,賢于為趙、魏驅羊也。”田嬰曰:“諾。”張丑曰:“不可。臣聞之,同欲者相憎,同憂者相親。今五國相與王也,負海不與焉。此是欲皆在為王,而憂在負海。今召中山,與之遇而許之王,是奪五國而益負海也。致中山而塞四國,四國寒心,必先與之王而故親之。是君臨中山而失四國也。且張登之為人也,善以微計薦中山之君久矣,難信以為利。”

田嬰不聽。果召中山君而許之王。張登因謂趙、魏曰:“齊欲伐河東。何以知之?齊羞與中山之為王甚矣,今召中山,與之遇而許之王,是欲用其兵也。豈若令大國先與之王,以止其遇哉?”趙、魏許諾,果與中山王而親之。中山果絕齊而從趙、魏。

譯文:
魏將犀首公孫衍發起魏、韓、趙、燕,中山五國互相稱王,然而只有中山國最后稱王。齊王對趙、魏兩國說:“寡人以跟中山并立稱王而感到羞恥,希望和各大國共同討伐中山,廢掉它的王號。”中山君聽到此事后非常害怕,就召見大臣張登,告訴他說:“寡人已經稱王,齊王對趙、魏兩國說,以跟寡人并立稱王而感到羞恥,要討伐寡人。我擔心會要亡國,倒無心要求什么王號。現在,非您不能救我了。”張登回答說:“君王為我多準備些車輛和錢帛,我愿去會見齊相田嬰。”中山君就派張登去齊國。

張登見到田嬰說:“我聽說您要廢掉中山君的王號,準備和趙、魏兩國一道討伐中山。您錯了。拿小小的中山,需要三國聯合去討伐它,中山君即使有比‘廢掉王號’還要嚴重的后果,他也會接受的。何況中山君害怕齊、趙、魏三國,他一定會因為趙、魏兩國要廢棄自己的王號,便一心一意地親附趙、魏。這樣,您就等于把‘羊’往趙、魏那里趕,這對齊國可不利啊。這怎么比得上要中山自己廢掉王號來投靠齊國呢?”田嬰說:“該怎么辦?”張登說:“如果您邀請中山君和您會晤,同意他稱王,他一定很高興,便會與趙、魏兩國斷交。趙、魏一氣之下必然進攻中山,中山緊急,又因為您‘羞與中山并稱為王’,中山一定十分恐懼,便會為您廢掉王號而投靠齊國。中山害怕亡國。這樣,您就使中山既廢掉了王號,而您又控制了中山,這比把‘羊’趕往趙,魏那里好多了。”田嬰說:“好。”張丑說:“不行。我聽說:‘欲望相同的人互相忌恨,患難相同的人互相親近。’現在五國都互相稱王,只有齊國不愿與中山并立稱王。五國共同的欲望是互相稱王,五國共同的憂患是擔心齊國從中干涉。如果您邀請中山君并和他會晤,同意他稱王,這就剝奪了四國稱王的權利,而有利于齊國。容納了中山,卻斷絕了四國,四國擔心,必先和中山一道稱王,并故意與它親近。這樣,您控制了中山,卻失掉了四國,而且張登的為人,善于給中山君設置陰謀詭計,一向是如此,很難相信他會是為了齊國的利益。”

田嬰不聽張丑的話,果然邀請了中山君,而且同意尊他為王。張登于是對趙、魏兩國說:“齊國打算攻打你們的河東,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因為齊國認為和中山并立稱王是莫大的恥辱,可現在生又邀請中山君會晤,并同意尊他為王,這是想利用中山的兵力。你們何不即刻先同意中山稱王。來阻止齊國和中山聯合呢?趙國和魏國答應了。果然同意中山稱王并與它親近。中山果趙與齊國斷交,而與趙、魏聯合。


中山與燕趙為王

原文:中山與燕、趙為王,齊閉關不通中山之使,其言曰:“我萬乘之國也,中山千乘之國也,何侔名于我?”欲割平邑以賂燕、趙,出兵以攻中山。

藍諸君患之。張登謂藍諸君曰:“公何患于齊?”藍諸君曰:“齊強,萬乘之國,恥與中山侔名,不憚割地以賂燕、趙,出兵以攻中山。燕、趙好位而貪地,吾恐其不吾據也。大者危國,次者廢王,奈何吾弗患也?”張登曰:“請令燕、趙固輔中山而成其王,事遂定。公欲之乎?”藍諸君曰:“此所欲也。”曰:“請以公為齊王而登試說公。可,乃行之。”藍諸君曰:“愿聞其說。”

登曰:“王之所以不憚割地以賂燕、趙,出兵以攻中山者,其實欲廢中山之王也。王曰:‘然’。然則王之為費且危。夫割地以賂燕、趙,是強敵也;出兵以攻中山,首難也。王行二者,所求中山未必得,王如用臣之道,地不虧而兵不用,中山可廢也。王必曰:‘子之道奈何?’”藍諸君曰:“然則子之道奈何?”張登曰:“王發重使,使告中山君曰:‘寡人所以閉關不通使者,為中山之獨與燕、趙為王,而寡人不與聞焉,是以隘之。王茍舉趾以見寡人,請亦佐君。’中山恐燕趙之不己據也,今齊之辭云‘即佐王’,中山必遁燕、趙,與王相見。燕、趙聞之,怒絕之,王亦絕之,是中山孤,孤何得無廢。以此說齊王,齊王聽乎?”藍諸君曰:“是則必聽矣,此所以廢之,何在其所存之矣。”張登曰:“此王所以存者也。齊以是辭來,因言告燕、趙而無往,以積厚于燕、趙。燕、趙必曰:‘齊之欲割平邑以賂我者,非欲廢中山之王也,徒欲以離我于中山而己親之也。’雖百平邑,燕、趙必不受也。”藍諸君曰:“善。”

遣張登往,果以是辭來。中山因告燕、趙而不往,燕、趙果俱輔中山而使其王。事遂定。

譯文:中山和燕國、趙國互相稱王,齊國封閉關口,不許中山的使臣通行,還說:“我齊國是萬乘大國,中山不過是千乘小國,你們怎么能和我們齊國并駕齊驅呢?齊國打算給燕國和趙國割讓平邑,要燕、趙出兵攻打中山。

中山的相國藍諸君很擔憂。張登對藍諸君說:“您對齊國有什么好擔憂的?”藍諸君說:“齊國強,是萬乘大國,他認為與中山名位相同是恥辱,不惜以割地來收買燕國和趙國,出兵進攻中山。燕國和趙國好名位、貪土地,我擔心他們不會幫助我們。局勢嚴重的話,國家就有危險;往輕里說,王號也會被廢除,我怎么能不擔憂呢?”張登說:“我愿使燕、趙兩國堅決幫助中山君稱王,此事終究是可以成功的。您愿意干嗎?”藍諸君說:“這正是我的愿望。”張登說:“就請您權且扮作齊王,讓我試著說服您,如果成功,就這么干。”藍諸君說:“愿意聽聽您是怎么說的。”

張登說:“大王之所以不惜以割地來收買燕國和趙國,讓他出兵去攻打中山,其實是想廢掉中山君的王號吧!齊王說:‘是的。’這樣做,大王既有割地的耗費,又有首先發動戰爭的危險。割地收買燕、趙,這是加強敵人的辦法;出兵去攻打中山,這要背上首先發動戰爭的名聲。大王這兩點都做了,但所要求于中山的未必能夠得到。大王如果用我的辦法,不割地又不用兵,中山君的王號也可廢掉。齊王一定會說:‘你的辦法到底怎樣呢?’”藍諸君說:“那末,你的辦法到底怎么樣呢?”張登說:“大王派出特使,要他告訴中山君,說:‘我之所以封閉關口,不許中山的使臣通行,是因為中山單獨與燕、趙兩國共謀稱王,而不讓我知道這事,所以才不讓中山的使臣通行。假如中山君屈駕來見我,我也會幫助你們的。’中山君擔心燕、趙兩國不幫自己,現在齊王說:‘即刻幫助中山君。’中山一定會避開燕、趙,而與大王相見。燕、趙兩國聽說后,一定會與中山斷交。大王也和中山斷交。這樣,中山就孤立了,中山已經孤立,怎么能不廢掉王號。假如用這些話去勸說齊王,齊王會不會聽從呢?”藍諸君說:“這么說,齊王一定會聽的。這正可用來廢掉中山王的王號,怎么說是用來保存他的王號呢?”張登說:“這就是中山王保存王號的辦法,齊王已聲明‘立即援助中山君為王’。就可把齊王的話通知燕、趙兩國,要他們不要出兵攻打中山,這大有利于燕、趙。燕、趙兩國必然會說:‘齊國想割讓平邑給我們,并不是要廢掉中山的王號,不過是想離間我們與中山的關系,自己與中山友好。’這樣,齊國就是割一百個平邑,燕、趙兩國也必然不會接受。”藍諸君說:“好。”

于是派張登去齊國,齊國果然有那一番聲明。中山就把齊王的‘聲明’通知燕、趙兩國,要他們不要出兵攻打中山;燕、趙兩國果然都幫助中山,要中山君稱王。“成其王”的事終于成功。


司馬

萬乘之王篇6:梁惠王章句上

【原文】
孟子見梁惠王①。王曰:“叟②!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
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③有仁義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國?’ 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土庶人④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⑤利而國危矣。萬乘之國,弒⑥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國,弒其君者,必百乘之家⑦。萬取千焉,千取百焉,不為不多矣。茍⑧為后義而先利,不奪不饜⑨。未有仁而遺⑩其親者也,未有義而后其君者也。王亦曰仁義而已矣,何必曰利?”
【注釋】
①梁惠王:就是魏惠王(前400-前319),惠是他的謚號。公元前370年繼他父親魏武侯即位,即位后九年由舊都安邑(今山西夏縣北)遷都大梁(今河南開封西北),所以又叫梁惠王。 ②叟:老人。 ③亦:這里是“只”的意思。 ④土庶人:土和庶人。庶人即老百姓。 ⑤交征:互相爭奪。征,取。 ⑥弒:下殺上,卑殺尊,臣殺君叫弒。 ⑦萬乘、千乘、百乘:古代用四匹馬拉的一輛兵車叫一乘,諸侯國的大小以兵車的多少來衡量。據劉向《戰國策。序》說,戰國末期的萬乘之國有韓、趙、魏(梁)、燕、齊、楚、秦七國,千乘之國有宋、衛、中山以及東周、西周。至于千乘、百乘之家的“家”,則是指擁有封邑的公卿大夫,公卿封邑大,有兵車千乘;大夫封邑小,有兵車百乘。 ⑧茍:如果。 ⑨饜(yan):滿足。 遺:遺棄,拋棄。
【譯文】
孟子拜見梁惠王。梁惠王說:“老先生,你不遠千里而來,一定是有什麼對我的國家有利
的高見吧?”
孟子回答說:“大王!何必說利呢?只要說仁義就行了。大王說‘怎樣使我的國家有利?
’大夫說,‘怎樣使我的家庭有利?’一般人士和老百姓說,‘怎樣使我自己有利?’結果是上
上下下互相爭奪利益,國家就危險了啊!在一個擁有一萬輛兵車的國家里,殺害它國君的人,一
定是擁有一千輛兵車的大夫;在一個擁有一千輛兵車的國家里,殺害它國君的人,一定是擁有一
百輛兵車的大夫。這些大夫在一萬輛兵車的國家中就擁有一千輛,在一千輛兵車的國家中就擁有
一百輛,他們的擁有不算不多。可是,如果把義放在后而把利擺在前,他們不奪得國君的地位是
永遠不會滿足的。反過來說,從來沒有講“仁”的人卻拋棄父母的,從來也沒有講義的人卻不顧
君王的。所以,大王只說仁義就行了,何必說利呢?”
【原文】
孟子見梁惠王。王立于沼上,顧鴻雁麋鹿,曰:“賢者亦樂此乎?”
孟子對曰:“賢者而后樂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詩云》⑴:‘經始靈臺⑵,經之營
之。庶民攻⑶之,不日⑷成之。經史勿亟⑸,庶民子來⑹。王在靈囿⑺,幽鹿攸伏⑻。幽鹿濯濯
⑼,白鳥鶴鶴⑽。王在靈沼⑾,於軔⑿魚躍。’文王以民力為臺為沼,而民歡樂之,謂其臺曰:
‘靈臺’,謂其沼曰‘靈沼’,樂其有麋鹿魚鱉。古之人與民偕樂,故能樂也。《湯誓》⒀曰:
‘時日害喪⒁?予及女⒂偕亡!’民欲與之偕亡,雖有臺池鳥獸,豈能獨樂哉?”
【注釋】
⑴《詩》云:下面所引的是《詩經.大雅.靈臺》,全詩共四章,文中引的是前兩章。 ⑵
經始:開始規劃營造;靈臺,臺名,故址在今陜西西安西北。 ⑶攻:建造。 ⑷不日:不幾天。
⑸亟:急 ⑹庶民子來:老百姓像兒子似的來修建靈臺。 ⑺囿:古代帝王畜養禽獸的園林。 ⑻
幽鹿:母鹿;攸:同“所”。 ⑼濯(zhuo)濯:肥胖而光滑的樣子。 ⑽鶴鶴:羽毛潔白的樣子
。 ⑾靈沼:池名。 ⑿於(wu):贊嘆詞;軔(ren),滿。⒀《湯誓》:《尚書》中的一篇,記
載商湯王討伐夏桀是的誓師詞。 ⒁時日害喪:這太陽什么時候毀滅呢?時,這;日,太陽;害
,何,何時;喪,毀滅。 ⒂予及女:我和你。女同“汝”,你。
【譯文】
孟子拜見梁惠王。梁惠王站在池塘邊上,一面顧盼著鴻雁麋鹿,等飛禽走獸,一面說:“賢
人也以次為樂嗎?”
孟子回答說:“正因為是賢人才能夠以次為樂,不賢的人就算有這些東西,也不能夠快樂的
。《詩經》說:‘開始規劃造靈臺,仔細營造巧安排。天下百姓都來干,幾天建成速度快。建臺
本來不著急,百姓起勁自動來,國王游覽靈園中,母鹿伏在深草叢。母鹿肥大毛色潤,白鳥潔凈
羽毛豐。國王游覽到靈沼,滿池魚兒歡跳躍。’周文王雖然用了老百姓的勞力來修建高臺深池,
可是老百姓非常高興,把那個臺叫做‘靈臺’,把那個池叫做‘靈沼’,以那里面有麋鹿魚鱉等
珍禽異獸為快樂。古代的君王與民同樂,所以能真正快樂。相反,《湯誓》說:‘你這太陽啊,
什麼時候毀滅呢?我寧肯與你一起毀滅!’老百姓恨不得與你同歸于盡,即使你有高太深池、珍
禽異獸,難道能獨自享受快樂嗎?”
【原文】
梁惠王曰:“寡人愿安①承教。” 孟子對曰:“殺人以挺②與刃,有以異乎:?” 曰:“無以異也。”“以刃與政,有以異乎?” 曰:“無以異也。” 曰:“庖③有肥肉,廄④有肥馬,民有饑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獸相食,且人
惡⑤之;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獸而食人,惡⑥在其為民父母也?仲尼曰:‘始作俑者⑦,
其無后乎!’為其象⑧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饑而死也?”
【注釋】
①安:樂意。 ②梃(ting):木棒。 ③庖(pao):廚房。 ④廄(jiu):馬欄。 ⑤且人
惡(wu)之:按現在的詞序,應是“人且惡之”。且,尚且。 ⑥惡(wu):疑問副詞,何,怎
么。 ⑦俑(yong):古代陪葬用的土偶、木偶。 在用土偶、木偶陪葬之前,經歷了一個用草人
陪葬的階段。草人只是略略像人形,而土偶、木偶卻做得非常像活人。所以孔子深惡痛絕最初采
用土偶、木偶陪葬的人。“始作俑者”就是指這最初采用土偶、木偶陪葬的人。后來這句話成為
成語,指首開惡例的人。 ⑧象:同“像”。
【譯文】
梁惠王說:“我很樂意聽您的指教。” 孟子回答說:“用木棒打死人和用刀子殺死人有什么不同嗎?” 梁惠王說:“沒有什么不同。” 孟子又問:“用刀子殺死人和用政治害死人有什么不同嗎?” 梁惠王回答:“沒有什么不同。” 孟子于是說:“廚房里有肥嫩的肉,馬房里有健壯的馬,可是老百姓面帶饑色,野外躺者
餓死的人。這等于是在上位的人率領著野獸吃人啊!野獸自相殘殺,人尚且厭惡它;作為老百姓
的父母官,施行政治,卻不免于率領野獸來吃人,那又怎么能夠做老百姓的父母官呢?孔子說:
‘最初采用土偶木偶陪葬的人,該是會斷子絕孫吧!’這不過是因為土偶木偶太像活人而用來陪
葬罷了。又怎么可以使老百姓活活地餓死呢?”
【原文】
梁惠王曰:“晉國①,天下莫強②焉,叟之所知也。及寡人之身,東敗于齊,長子死焉③
;西喪地于秦七百里④;南辱于楚⑤。寡人恥之,愿比死者一灑之⑥,如之何則可?” 孟子對曰;“地方百里⑦而可以王。王如施仁政于民,省刑罰,薄稅斂,深耕易耨⑧;壯
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長上。可使制梃以達秦楚之堅甲利兵矣。 “彼奪其民時,使不得耕耨以養其父母。父母凍餓,兄弟妻子離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
征之,夫誰與王敵?故曰:‘仁者無敵。’王請勿疑!”
【注釋】
①晉國:韓、趙、魏三家分晉,被周天子和各國承認為諸侯國,稱三家為三晉,所以,梁
(魏)惠王自稱魏國也為晉國。 ②莫強:沒有比它更強的。 ③東敗于齊,長子死焉:公元前
341年,魏與齊戰于馬陵,兵敗,主將龐涓被殺,太子申被俘。 ④西喪地于秦七百里:馬陵之戰
后,魏國國勢漸衰,秦屢敗魏國,迫使魏國獻出河西之地和上郡的十五個縣,約七百里地。 ⑤
南辱于楚:公元前324年,魏又被楚將昭陽擊敗于襄陵,魏國失去八邑。 ⑥比:替,為;一:全
,都;灑:洗刷。全句說,希望為全體死難者報仇雪恨。 ⑦地方百里:方圓百里的土地。 ⑧易
耨:及時除草。易,疾,速,快;耨,除草。
【譯文】
惠王說:“魏國曾一度在天下稱強,這是老先生您知道的。可是到了我這時候,東邊被齊
國打敗,連我的大兒子都死掉了;西邊喪失了七百里土地給秦國;南邊又受楚國的侮辱。我為這
些事感到非常羞恥,希望替所有的死難者報仇雪恨,我要怎樣做才行呢?” 孟子回答說:“只要有方圓一百里的土地就可以使天下歸服。大王如果對老百姓施行仁政
,減免刑罰,少收賦稅,深耕細作,及時除草;讓身強力壯的人抽出時間修養孝順、尊敬、忠誠
、守信的品德,在家侍奉父母兄長,出門尊敬長輩上級.這樣就是讓他們制作木棒也可以打擊那
些擁有堅實盔甲銳利刀槍的秦楚軍隊了。 “因為那些秦國、楚國的執政者剝奪了他們老百姓的生產時間,使他們不能夠深耕細作來
贍養父母。父母受凍挨餓,兄弟妻子東離西散。他們使老百姓陷入深淵之中,大王去征伐他們,
有誰來和您抵抗呢?所以說:‘施行仁政的人是無敵于天下的。’大王請不要疑慮!”
【原文】
孟子見梁襄王①。出,語②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卒然③問曰:‘
天下惡乎定?’ “吾對曰:‘定于一。’ “‘孰能一之?’ “對曰:‘不嗜殺人者能一之。’ “‘孰能與④之?’ “對曰:‘天下莫不與也。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間旱,則苗槁矣。天油然作云,沛然下
雨,則苗渤然⑤興之矣。其如是,孰能御之?今夫天下之人牧⑥,未有不嗜殺人者也。如有不嗜
殺人者也。如有不嗜殺人者,則天下之民皆引領而望之矣。誠如是也,民歸之,由⑦水之就下,
沛然誰能御之?’”
【注釋】
①梁襄王:梁惠王的兒子,名嗣,公元前318年至公元前296年在位。 ②語(yu):動詞,告
訴。 ③卒然:突然。卒同“猝”(cu). ④與:從,跟。 七八月:這里指周代的歷法,相當于夏
歷的五六月,正是禾苗需要雨水的時候。 ⑤渤然:興起的樣子。渤然興之即蓬勃地興起。⑥人
牧:治理人民的人,指國君。“牧”由牧牛、牧羊的意義引申過來。 ⑦由:同“猶”,好像,
如同。
【譯文】
孟子見了梁惠王,出來以后,告訴人說:“遠看不像個國君,到了他跟前也看不出威嚴的
樣子。突然問我:‘天下要怎樣才能安定?’ “我回答說:‘要統一才會安定。’ “他又問:‘誰能統一天下呢?’ “我又答:‘不喜歡殺人的國君能統一天下。’ “他又問:‘有誰愿意跟隨不喜歡殺人的國君呢?’ “我又答:‘天下的人沒有不愿意跟隨他的。大王知道禾苗的情況嗎?當七八月間天旱的
時候,禾苗就干枯了。一旦天上烏云密布,嘩啦嘩啦下起大雨來,禾苗便會蓬勃生長起來。這樣
的情況,誰能夠阻擋的住呢?如今各國的國君,沒有一個不喜歡殺人的。如果有一個不喜歡殺人
的國君,那么,天下的老百姓都會伸長脖子期待著他來解救了。真象這樣,老百姓歸服他,就象
雨水向下奔流一樣,嘩啦嘩啦誰能阻擋的住呢?”
【原文】
王曰:“吾

萬乘之王篇7:《過秦論》原文及注釋譯文


  《過秦論》(上篇)
  作者:賈誼
  秦孝公據崤函之固,擁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窺周室,有席卷天下,包舉宇內,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當是時也,商君佐之,內立法度,務耕織,修守戰之具;外連衡而斗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孝公既沒,惠文、武、昭襄蒙故業,因遺策,南取漢中,西舉巴、蜀,東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諸侯恐懼,會盟而謀弱秦,不愛珍器重寶肥饒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從締交,相與為一。當此之時,齊有孟嘗,趙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寬厚而愛人,尊賢而重士,約從離衡,兼韓、魏、燕、楚、齊、趙、宋、衛、中山之眾。于是六國之士,有寧越、徐尚、蘇秦、杜赫之屬為之謀,齊明、周最、陳軫、召滑、樓緩、翟景、蘇厲、樂毅之徒通其意,吳起、孫臏、帶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頗、趙奢之倫制其兵。嘗以十倍之地,百萬之眾,叩關而攻秦。秦人開關延敵,九國之師,逡(qūn)巡而不敢進。秦無亡矢遺鏃之費,而天下諸侯已困矣。于是從散約敗,爭割地而賂秦。秦有余力而制其弊,追亡逐北,伏尸百萬,流血漂櫓。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山河。強國請服,弱國入朝。
  延及孝文王、莊襄王,享國之日淺,國家無事。及至始皇,奮六世之余烈,振長策而御宇內,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敲撲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頸,委命下吏。乃使蒙恬北筑長城而守藩籬,卻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士不敢彎弓而報怨。于是廢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huī)名城,殺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陽,銷鋒鏑(dí),鑄以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踐華為城,因河為池,據億丈之城,臨不測之淵,以為固。良將勁弩守要害之處,信臣精卒陳利兵而誰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為關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孫帝王萬世之業也。
  始皇既沒,余威震于殊俗。然陳涉甕牖繩樞之子,氓(méng)隸之人,而遷徙之徒也;才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賢,陶朱、猗(yī)頓之富;躡足行伍之間,而倔起阡陌之中,率疲弊之卒,將數百之眾,轉而攻秦,斬木為兵,揭竿為旗,天下云集響應,贏糧而景從。山東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
  且夫天下非小弱也,雍州之地,崤函之固,自若也。陳涉之位,非尊于齊、楚、燕、趙、韓、魏、宋、衛、中山之君也;鋤

萬乘之王篇8:呂氏春秋卷十四 孝行覽 遇合

卷十四 孝行覽 遇合【原文】凡遇,合也。時不合,必待合而后行。故比翼之鳥死乎木,比目之魚死乎海。孔子周流海內,再干世主,如齊至衛,所見八十余君,委質為弟子者三千人,達徒七十人,七十人者,萬乘之主得一人用可為師,不為無人,以此游僅至于魯司寇②,此天子之所以時絕也,諸侯之所以大亂也。亂則愚者之多幸③也,幸則必不勝其任矣。任久不勝,則幸反為禍。其幸大者,其禍亦大,非禍獨及己也。故君子不處幸,不為茍④,必審諸己然后任,任然后動。【注釋】①遇合:指人的遭遇和時機要適合。本篇闡述的是陰陽家的學說。②司寇:小官吏。③幸:寵幸,寵信。④茍:隨便、茍且的小事。【譯文】凡是相遇,都因為相合。時機不合,就要等到適合的時候才行動。所以,比翼鳥沒遇到適合的就老死在樹上,比目魚沒有遇到合適的就老死在海中。孔子周游列國,不止一次接觸過當時的君王,從齊國到衛國,拜見了八十多個君王,收取了三千位弟子,得意的弟子就有七十人。這七十個弟子,諸侯國君能得到一個的話就可以請來當帝王的老師,沒有人無所作為。孔子憑借自己修行闡明道義在四海周游,自己的官職卻僅僅是魯國的小官。這就是周天子退位,諸侯各國大亂的原因。亂世中庸俗的人大多都很幸運而被寵幸。而君王卻寵信這些人讓他們為官,他們一定就不能夠勝任。干久了卻不盡職,那樣寵信就變成了禍患。寵信得越厲害,他的禍患就越大,禍患并非只是降臨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君子不處在被寵信的地位中,不做茍且的事情,一定審辨清自己才去任職,任職然后有所行動。【原文】凡能聽說者,必達乎論議者也。世主之能識論議者寡,所遇惡①得不茍?凡能聽音者,必達于五聲。人之能知五聲者寡,所善惡得不茍?客有以吹籟見越王者,羽、角、宮、徵、商②不謬,越王不善,為野音③而反善之。說之道亦有如此者也。【注釋】①惡:怎么,疑問代詞。②羽、角、宮、徵、商:古代樂曲的五聲。③野音:指不合乎五音的旋律。【譯文】凡是能夠聽人論說的,一定是通達議論的人。當今君王中能辨識議論的人很少,他們所遇知的怎能不隨便呢?凡是能聽音樂的,一定要通曉五聲。能夠通曉五聲的人很少,這些不通曉五聲的人所喜好的怎能不隨便呢?有一個吹籟的來拜見越王,這個人吹的五音相合,越王卻不喜歡,這個人吹出不合五音的旋律反而受到越王的喜愛。議論這件事也有這樣的情況。【原文】人有為人妻者。人告其父母曰:“嫁不必生也。衣器之物,可外藏之,以備不生。”其父母以為然,于是令其女常外藏。姑

本文來源:http://www.twkpmv.tw/fanwen/315932/

推薦內容

推薦閱讀

知識文庫熱門文章

平码二中二